Hot Topics 娛樂追蹤

Olympics Opening 東奧開幕禮中的日本舞踏藝術 網民稱: 看不懂

2021-07-27 (星期二)

2020 東京奧運的開幕式當之無愧成為了全球的焦點,畢竟 2016 里約奧運最後的「東京 8 分鐘」,讓大家對日本會如何舉辦奧運燃起了期待和好奇。但在上週五(7 月 23 日)舉行的東京奧運開幕禮中,缺少了大家期待的高科技和動漫人物(里約奧運閉幕禮日本預告片中曾出現的多啦 A 夢、Hello Kitty、足球小將、孖寶兄弟食鬼都沒有現身),表演焦點反而落在日本三大新舞蹈流派之一的「日本舞踏」上,而當中的兩個藝術舞蹈表演 - 由森山未來領舞的「追悼之舞」和表現大自然萬物的「怪獸」作品,開幕禮後立即直奔熱搜,引發網民熱議,可惜的是,大部份海外觀眾都說:「看不懂」! 

4 年前在 2016 里約奧運閉幕禮上,東京花了 8 分鐘,向世界進行了一場日本流行文化秀,這場充滿高科技和動漫元素的「東京 8 分鐘」,驚艷全球,讓大家十分期待 4 年後的東京奧運開幕禮,日本會玩甚麼樣的高科技表演。
4 年前在 2016 里約奧運閉幕禮上,東京花了 8 分鐘,向世界進行了一場日本流行文化秀,這場充滿高科技和動漫元素的「東京 8 分鐘」,驚艷全球,讓大家十分期待 4 年後的東京奧運開幕禮,日本會玩甚麼樣的高科技表演。

Performers hit the floor of the 2020 Tokyo Olympic Stadium, paying tribute to Japan's longstanding culture of dance and dramatic arts in the Opening Ceremony last Friday. However, some of the photos and videos go rival on the internet due to the image of Butoh performers.

森山未來舞踏表演「追悼之舞」

2020 東京奧運開幕式前段節目被許多觀眾批評,說氣氛過於沉重,表演環節煩悶,其中由森山未來帶領演出的「追悼之舞」更被形容為「有如做法事」。舞蹈從多根紅線的交錯開始,數名舞者身穿白衣,一邊奮力掙脫、一邊努力向外探索,而交織的紅線就像枷鎖般禁錮著他們,需要他們的不斷努力,才把紅線匯聚在一處,燃點希望。而在代表希望的白光照射下,著名演員兼舞蹈藝術家森山未來在舞台上獨舞,以紀念因新冠病毒而逝世的人,並帶出很多人付出了努力和拼搏,才能造就是次東京奧運的順利展開。

東京奧運開幕禮表演把全世界與新冠病毒做鬥爭的心理歷程形象化,用肢體語言和舞台效果表現出人們在面對病毒侵襲時的脆弱和堅強、悲觀與樂觀、絕望與希望。
東京奧運開幕禮表演把全世界與新冠病毒做鬥爭的心理歷程形象化,用肢體語言和舞台效果表現出人們在面對病毒侵襲時的脆弱和堅強、悲觀與樂觀、絕望與希望。
 喜歡看日劇的朋友對森山未來一定不陌生,他曾憑《在世界中心呼喊愛情》和《桃花期》等電影獲獎。在走紅之際將事業重心轉到舞蹈上。
喜歡看日劇的朋友對森山未來一定不陌生,他曾憑《在世界中心呼喊愛情》和《桃花期》等電影獲獎。在走紅之際將事業重心轉到舞蹈上。

另外,大會透過一班小朋友舞者的肢體動作帶出東京帕奧(Paralympic Games)22 個運動項目,其中舞者彎腰的動作代表了使用輪椅的帕奧運動項目,而閉眼的動作則是視障選手參與的項目。

無需借助其他道具,孩子們就可以跟著一起舞動,帶出帕奧運動健兒努力不懈的精神。
無需借助其他道具,孩子們就可以跟著一起舞動,帶出帕奧運動健兒努力不懈的精神。
 東京奧運於疫情下登場,開幕式表演中,呈現運動員被希望和共同的熱情聯繫在一起。
東京奧運於疫情下登場,開幕式表演中,呈現運動員被希望和共同的熱情聯繫在一起。

怪獸表演 

台上幾個「怪獸」代表大自然各個主題,雖然有些驚悚,但也抓住了一些特點,例如用了類似的形態,去表現大自然裡的花鳥魚蟲。在日本文化中,這些風格叫做「幽玄」、「物哀」、「侘寂」,雖然表演有點陰沉,但都各有內涵,這就是日本藝術的「物哀文化」,可是這種手法卻不是人人可以接受,有些網民更稱「令人毛骨悚然」,認為這個舞蹈太晦氣和太恐怖,猶如葬禮現場,不適合用在充滿歡樂和希望的運動比賽開幕式上。

整個開幕式現場無論表演、燈光還是音樂都比較陰沉。
整個開幕式現場無論表演、燈光還是音樂都比較陰沉。
 中國網民看不懂日本的舞踏,把表演形容為「冷清、詭異、驚悚」。
中國網民看不懂日本的舞踏,把表演形容為「冷清、詭異、驚悚」。

網友甚至表示這舞蹈陰森可怕得像鬼片《午夜凶鈴》中的「貞子」,十分重口味。
網友甚至表示這舞蹈陰森可怕得像鬼片《午夜凶鈴》中的「貞子」,十分重口味。

日本舞踏是甚麼東東?

一般的藝術都是追求「美感」,然而日本舞踏卻不。日本舞踏(Butoh)又稱為暗黑舞踏,被列為日本當代三大新舞蹈流派之一,由日本舞蹈家土方巽大野一雄所創,有別於西方對表演的傳統美學觀點,它追求肉體之上的心靈解放和自由。

舞踏源自日本 50 年代戰後的殘破景觀,它喚起的是一種「怪誕的美麗」,同時也顯示「陰暗和卑鄙的人性」。舞踏表演的原意是蒙受來自死者的一切恩惠,仿彿與他們一同生活、一同行走,而舞者則是要拼命站立起來的屍體。

舞踏表演往往選用怪誕扭曲的意象,舞者全身敷白粉,在表演過程中,舞者會保持著緩慢但高度控制性的動作,或弓腰折腿、或滿地翻滾,借助詭譎奇異的動作來表現生死悲喜等主題,呈現最純粹的生命本質。



日本舞踏的宗師天兒牛大與其三位忠誠追隨的學生一同創立了舞踏團體「山海塾」。 天兒牛大曾經為大駱駝艦舞踏團的一員,而後將其豐富的戲劇元素引入山海塾的創作中,並且著重於對身體重力的探討。 常見舞者在極少支撐點的情況下,倒吊在半空中,身體肌肉在非常態重力的情況下不安的伸展及協調,反重力的美感一覽無遺。

東京奧運開幕禮高級顧問巴裡奇表示:「是次開幕除了是一次發人深省的儀式,更包含了日本美學。表演非常日式,但同時也揉合了當代的情緒,與現實同步。」有些人覺得東京奧運開幕表演富美感,有些人卻認為太恐怖陰沉,真是見人見智。

疫境無情但人間有愛,日本舞踏帶出來的意念和東京奧運的口號一樣,「情同與共」(United by Emotion),這才是人類與疫情戰鬥的底氣,更是奧運體育帶給我們的勇氣。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Olympics 2020 東京奧運時裝 Show 各國隊服大 PK

Olympics 加拿大中文電台 2020 東京奧運特輯及獎牌榜

Olympics 2020 東京奧運開幕禮亮點不容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