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her's Day 慶祝母親節!細數演藝圈中的非一般母親

May 8, 2022, 12:00 am

母親在大部分人的心目中,都是無比偉大的。除了要經歷十月懷胎與生產的十級痛楚,媽媽們還要把子女照顧得無微不至,無條件地為家庭付出、犧牲 ...

不過,隨著時代與社會結構的改變,現在的家庭還是要「男主外、女主內」嗎?作為一個母親,投放時間與心力在家庭的同時,是否也能追尋自己的夢想?又或者,作為母親,是否一定要和孩子有血緣關係? 

趁著今天是母親節,我們準備了幾位演藝圈中的媽媽、同時也是「非一般母親」的非一般養育故事,希望大家在念記親恩之餘,對「母親」這個概念也有一番新的體會。
 
Happy Mother's Day!  As we honor this important member in our family and all that she has done for us, let us read the stories of some mothers who have broke the stereotypes of their own roles.

* * * * * * * *

謝裕鈴 - 自由的母親與追夢者


憑《全民造星 IV》打開知名度的 Ling,從不認為年齡和母親的身份會成為她實現夢想的障礙。(Photo from Ling Tse 謝裕鈴 Facebook)

鏡頭以外的 Ling,就跟普通的媽媽無異,一樣會帶年幼的子女踏單車、行公園。

去年,選秀節目《全民造星 IV》在香港製造了不少話題。與大部分參賽者不同,作為自由身表演者的謝裕鈴(Ling)參賽時已將近 40 歲,更是四孩之母。由於節目開宗明義要「選女團」,網民批評以她的年齡及母親身份,沒有成為女團成員的資格。不過 Ling 說:「我想站出來說,為甚麼不可以?只要它的比賽接受任何年齡的人參加,我就可以。」Ling 一直深信,人生本來就應該有很多可能性,而每個人也有自由去做自己覺得對的事情。
 
所以 Ling 亦貫徹始終地將這個想法應用到她的育兒理念上。有人會覺得,作為一個母親應該全心全意照顧子女,甚至有人會說作為自由工作者的 Ling 是「反叛」。但 Ling 想讓她的子女明白,他們其實也能像她一樣,自由自在。「我給他們很大的自由度,我自己亦擁有很大的自由度,這樣是最舒服、最 natural 的。」Ling 坦言,與其逼他們學這些、學那些,她選擇給予他們自由和空間去探索愛好,讓他們告訴自己想學甚麼。「我覺得這樣對大家都好。」Ling 說。
 
而且,Ling 從不覺得她的小孩會拖累她作為自由表演者的身分,反而覺得有所幫助。「藝術是關乎表演者經歷了甚麼、在傳遞甚麼訊息。將經歷放在藝術上,一定會有得着和用途。我在他們身上學到很多不同的東西,雖然有很具挑戰性的時間,但他們都很有愛。」

孩子的愛,成為 Ling 的力量泉源。去年節目播出時,Ling 曾面對部份網民的謾罵,當時就是靠著自身的堅強與子女的愛而撐了過去:「他們對我的愛,在我身邊的支持,真的很大,這已經很足夠。」

* * * * * * * *

張慧儀 - 超越血緣的親子關係


最近張慧儀參與 TVB《360 秒人生課堂》節目,和觀眾分享領養孤兒 Hanson 的心路歷程。(Photo from 張慧儀 Angie Cheong Facebook)

2006 年張慧儀到北京「平安之家」福利院做義工,遇見一個被父母遺棄的男孩,該男孩對她喊了一句「媽媽」,從此就成為了張慧儀的養子,他就是 Hanson。

有些母親並沒有經歷十月懷胎的過程,但他們對孩子付出的愛,絕對不會比任何一位母親少。
 
張慧儀與養子 Hanson 在孤兒院初次見面時,Hanson 竟然懂得叫她「媽媽」。此舉令張慧儀感動得決定要領養 Hanson。為證明領養意願並非出於一時衝動,張慧儀每天準時到孤兒院,為 Hanson 煮飯、洗澡,終於打動孤兒院院長允許她領養 Hanson
 
不過,Hanson 患有嚴重先天性心臟病,需要頻繁就診及多次接受手術。為籌措不菲的醫藥費,張慧儀拼命工作,於多地經營生意。「所有開支我一手一腳包辦, 背後沒朋友、男朋友資助,所以我要勤力一些!」張慧儀亦需獨力照顧 Hanson 的生活起居和治療過程。「那時候最困難,但令我成長得快,從此再沒有任何事情能難倒我。」
 
2018 年,Hanson 接受第二次大手術的過程並非那麼順利,導致醒來後一度認不出張慧儀,令她深感難過,幸好 Hanson 的情況終於好轉。張慧儀說:「現在看到他這樣子就很滿足了。」縱然 Hanson 因手術後遺症,說話及活動能力均弱於同齡的小朋友,但張慧儀認為,他不需要與任何人比較:「跟之前比較,他有很大進步,我已經覺得很開心。」
 
張慧儀坦言,養育 Hanson 的日子沒有一刻是不辛苦的,但她卻從未言倦:「如果當年我再想深一層的話,會很害怕,可能會退縮。養育兒子這麼重的負擔,並不是鬧著玩的,但我當時完全沒有這個想法。」張慧儀更開玩笑說:「我只差沒有懷他那 10 個月吧!」

* * * * * * * *

楊卓娜 - 現實中的後母不可怕


楊卓娜原名楊娜,是楊茜堯(原名楊怡)的胞姊,除了是 TVB 合約藝員,也是成功 KOL,曾得過 KOL 大獎。(Photo from 楊卓娜 Lenna Yeung Cheuk Na Facebook)

楊卓娜 2009 年與香港「廣告燈箱大王」楊志翹結婚,同年誕下女兒楊舒然,加上楊志翹本身的兩名女兒,變成五口之家。

經典童話《灰姑娘》中,後母或繼母如何偏心親生女兒並故意刻薄主角的表現,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可是,跳出虛構故事以外,現實生活中的後母真的是這樣嗎?
 
楊卓娜的「後母」身分,往往成為傳媒訪問的焦點。但楊卓娜每次都大方應對,有時更會帶同她的兩位繼女舒婷舒雅一同受訪。她們也沒有一次不在記者面前稱讚她。舒雅表示,她們跟楊卓娜的相處,就好像朋友一般:「就是有甚麼便說出來,跟她說話反而可以很直接。」舒婷更稱讚楊卓娜比很多的親生媽媽還偉大:「始終一個女人,沒有做過別人母親,但她也肯接受我爸爸有兩個不是與自己所生的女兒 ... 她真的把我視如己出。」
 
「視如己出」四字,總會被視為後母必須承受的責任。不過後母又何嘗不希望繼子女把自己視為家庭一份子呢?楊卓娜擔心兩位繼女不接受自己的意見,所以她在教導女兒時,也不時代入她們親生母親的角色:「我說,假如妳媽媽還在生,妳媽媽會期望妳是怎麼樣的呢?」
 
兩位繼女也早已察覺到後母的擔憂。「她會一直問,妳喜歡我嗎?妳愛我嗎?有時她會做很多事情,來肯定我們對她的關係。」舒雅直言,楊卓娜可能因為「後母」這個身份,會對自己的地位沒有安全感。不過舒婷舒雅均表示,從不曾對她有芥蒂:「有時她罵我們後,她自己心裡會擔心,擔心我們會不會討厭她,但其實不會,因為我們早已視她為家人。」
 
現實中的後父母與繼子女的關係,比起《灰姑娘》少了誇張及激烈的戲碼,卻多了一份愛。「好多人都問後母是否沒有那麼好,他們可能看《灰姑娘》看得太多,其實完全沒有,媽媽很公平。」舒婷笑言。


其實無論是何種類型的媽媽,又或是怎樣情況的家庭,母親都值得我們的尊重、感激和愛。趁著今天是母親節,加拿大中文電台向全天下的母親致敬,並說一句:「媽媽,你是最好的!」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Funny「厭世媽媽梗圖集」 豬隊友「溜去廁所滑手機」被抓下場太慘

Senior 疫情期間 98 歲老奶奶一年沒見到家人 重聚一刻表情超可愛

Virtual Reality 傷心母親以虛擬實境與逝去的女兒重聚 是好是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