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娛樂追蹤

Mary 盧玉鳳 櫻花樹下日本情 (2)

2012/04/27 (星期五)

兩文三語

Mary「度身訂造」M-F 1pm, AM1470)和日本的緣份,要從上一代開始。

盧爸爸從事出入口生意,年輕時到日本找尋機會,發現將日本的頭夾呀、襟針呀、手鏈呀之類的飾物入口到香港有利可圖,於是到日本四出找尋貨源,無師自通的學到一口流利日文。

盧媽媽本身是台灣人,因為父親(Mary 的外祖父)和盧爸爸有生意來往,來港旅遊期間認識盧爸爸,千里姻緣一線牽,之後便嫁來香港。

Mary 自幼已跟爸爸的日本朋友和媽媽的台灣親戚相處,所以除粵語外,從小就會講一點點日語和國語。

Mary Lo ("Couture Mary", M-F 1pm, AM1470) goes to Japan almost every year, mostly to watch concerts of her favourite bands like Exile and SMAP.  Planning to go there again this Summer, Mary can't wait to see how Japan is recovering from the tragedy last year. 

Mary 盧玉鳳 櫻花樹下日本情 (2)

Mary 有三妹一弟,是五姊弟中的大家姐,幾姊弟年齡非常接近:「小時候我會設計一些遊戲讓我們五個小朋友一起玩,例如我會設定一個場景 ─ 醫務所、學校、市場之類,然後分派角色,再創作一些故事和情節,總之有人物、有劇情、有對白,次次不同,一玩可以玩整個下午。」幾歲人仔,已經自編自導自演,還兼任監製道具佈景,論製作資歷,誰夠她深厚?

Mary 來自富裕家庭,自小家?就有傭人(是「桃姐」那種穿白衫黑褲的媽姐),每年全家都會到國外旅行。父母作風傳統但不嚴苛,只要孩子們守規矩、有禮貌,爸爸媽媽也樂得讓他們自由發展。

爸爸做飾物生意,Mary 豈不是有很多扮靚的小玩意?「係呀!潮流興甚麼,我都快人一步擁有(因為是貨版),但很奇怪,我三個妹妹都不太 care 這些,只有我喜歡,益晒我。」

襁褓中的 Mary 和媽媽
襁褓中的 Mary 和媽媽
 Mary(右)手執化妝箱像淑女
Mary(右)手執化妝箱像淑女
 一雙大眼睛是 Mary 的標誌
一雙大眼睛是 Mary 的標誌

註定做 DJ

Mary 小學和中學就讀於港島半山的嘉諾撒聖心,成績保持在前十名,不喜運動,但參加很多「靠把聲」的課外活動,包括 choir、朗誦、辯論等,三歲定八十,註定做 DJ。

「中學開始我已曉得用零用錢在灣仔的商場租唱片,然後在家錄 cassette 帶。我也喜歡買音樂雜誌,看見精彩的明星專訪和碟評,我會剪下來妥為保存。」似乎預知有朝一日會派上用場。

少女 Mary 的偶像是張國榮近藤真彥The Checkers Duran Duran,「部份原因是他們靚仔。」

哦?靚仔?那麼選對象,靚仔是否會加分?「哈哈,總不會扣分吧?」

和林姍姍、軟硬在廣告中並列
和林姍姍、軟硬在廣告中並列
 93 百萬行,圖中有李潔芝、李偉仁、蘇柔美和潘煒強,找到嗎?
93 百萬行,圖中有李潔芝、李偉仁、蘇柔美和潘煒強,找到嗎?

短暫的婚姻

Mary 曾結過一次婚,丈夫也是商台 DJ,可惜婚姻並不長久,只維持了兩年左右。

結婚是移民前的事,當時 Mary 已跟隨父母入紙申請移民。之後來加定居,便申請丈夫過來團聚。「也許我們兩人都太天真,將移民想得過份簡單,覺得兩個人一起到新的國家展開新生活,一切都會很美好,但事實並非如此。我比較幸運,父母弟妹都在身邊,剛下飛機就找到工作,之後有同事朋友、有自己的生活圈子,他反而落了單,兩個人開始有隔閡,所以移民不久便離婚,之後他就回流香港了。」

如果不移民,婚姻會長久嗎?「很難說,可以因為移民離婚,也可能因為其他事情分開,應該是緣份盡了吧。」

離婚後的 Mary 一直沒有再婚,憑她的條件,加上溫柔體貼的性格,想結婚的話,應該毫無難度,不婚很大程度是自己的選擇,是因為 Mary 抗拒結婚嗎?「不是抗拒,只是沒有特別 pursue。結過一次婚,對婚姻反而沒有好奇,也沒有壓力。我不會說永遠不結婚,但直覺覺得機會不大,我很享受現在這種自由。」

自由是可以掌管自己的時間和生活節奏,興致來了,Mary 可以為看偶像 Exile 樂隊的演唱會專程飛到北海道。

最後一次到日本,是 2010 年 8 月到北海道看 Exile 演唱會
最後一次到日本,是 2010 年 8 月到北海道看 Exile 演唱會
 在靜崗 18 米高的高達模型前
在靜崗 18 米高的高達模型前

日本情

Mary 幾乎每年都去日本,已經數不清總共去了多少次。為甚麼如斯迷戀這個地方?「我很欣賞日本人的生命力和創新精神,每次去都有耳目一新的感覺,例如人的打扮、櫥窗的設計、電視的廣告等等。」

去年日本發生世紀大地震,Mary 很難過:「好像一個認識很久的好朋友遇到意外,一直期待再去日本,看看這個朋友康復得怎樣。終於很快可以如願,今年五月,Mary 又會去日本看 Exile 的演唱會,再續她和日本的未了緣。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

盧玉鳯 櫻花樹下日本情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