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娛樂追蹤

Ivy 勇字當頭伍皚婷 (2)

2013/03/30 (星期六)

壹號皇庭

入職五年,Ivy 伍皚婷粵語新聞採訪及主播;「專題熱線」W & F 5pm, AM1470)跟進過的法庭審訊不少,大案例如賴昌星遣返案、胡雅婷謀殺案等,Ivy 幾乎每次聆訊都列席旁聽。

Ivy NgFairchild Radio Cantonese News reporter, says she has never done anything wild in her life.  Not exactly true.  How many of us call going to court and hanging out at crime scenes part of the job?   

Ivy 勇字當頭伍皚婷 (2)

法庭場面?我有經驗喎。從 《Law & Order》到《流氓大狀》的法庭劇我看過不少,例必出現的,是雙方律師滔滔雄辯,有事沒事在庭上大聲高叫「Objection」。同場當然有受害人一把眼淚一把鼻涕說出悲涼身世,奈何犯人聰明絕頂,証供滴水不侵。正絕望之際,機智的律師在緊急關頭扭轉局勢,於是案件在一小時內水落石出,壞人法網難逃。

「現實那有這麼戲劇性!大部份案件的審訊過程都冗長而沉悶,律師也不一定口才便給,語氣單調兼木無表情的律師大有人在。至於審訊的論點,大部份都迂迴瑣碎,所以一天的聆訊(一般是朝九晚四),得出的進展可能小之又小。」

話雖如此,採訪法庭其實有相當難度。「因為司法程序複雜,繁文縟節也多。我最初上庭,連誰是控方誰是辯方也攪不清楚,後來向人請教,才知道坐在法官右邊的是控方,左邊的是辯方。另外,法律的術語極其艱深,要先理解那些術語的含意才能準確翻譯成中文去報導,所以相當花時間。」

童年現在一般可愛,Ivy 自小已是家中長輩的掌上明珠。
童年現在一般可愛,Ivy 自小已是家中長輩的掌上明珠。

案發現場

至於採訪其他案件,例如車禍、火警、幫派打鬥、持械行劫、製毒、走私、謀殺等,更是 Ivy 日常工作的一部份。

「採訪日程一般由 Eric張澤民加拿大中文電台粵語新聞採訪主任)決定,接到 order 後,我盡量爭取時間做資料搜集,之後逕自開車到現場。

「以一宗發生在民居的槍擊案為例,一到現場,先向較早到的記者行家了解情況,當然警方也會派代表出來作官式滙報,但單靠這些是不夠的。有經驗的記者,會四出向途人或鄰居打聽,看看有沒有人目擊事發經過,或對案中人有甚麽印象或了解。

「同樣重要的,就是記者自己的觀察,例如窗戶的其中一塊玻璃碎了,會否是子彈所擊碎?後園有孩子的腳踏車,屋內是否有兒童居住?前門貼有福字揮春,能否推斷是華人家庭?總之現場的種種都可能是線索,都要仔細記下,小心求証。」

天生娃娃臉的 Ivy,小學(左)和中五畢業(右)的樣子完全沒變。
天生娃娃臉的 Ivy,小學(左)和中五畢業(右)的樣子完全沒變。

精華分半鐘

有別於其他傳媒,電台記者的時間限制最大,所以採訪要快、報導要短、內容更要精簡易明。

「跑新聞是跟時間競賽,如果是整點新聞,即使在外面也盡可能 live 現場報導,所以事情發生到甚麼地步就報甚麼,身在那裡就在那裡工作,一般情況我會在現場附近蹲在路邊寫稿,試過下雨天連蹲的地方也沒有,只能站在路旁以肩頸夾著雨傘,兩手繼續寫。

Ivy 勇字當頭伍皚婷 (2)

「而由於每條新聞的播報時間平均只有一分半鐘,所以要以最精簡的文字交代事件。新手記者容易因為時間短就忽略前文後理,只著重事情的最新發展。但其實聽眾對事件可能一知半解,於是越聽越糊塗。在寫新聞時我提醒自己兩件事:對事件不熟悉的聽眾要聽得明,但對案件『跟得貼』的聽眾,又會覺得今次的報導有獨到之處。」

所謂鐵腳馬眼神仙肚,新聞記者不但要肯做肯捱,還要處事靈活夠膽識。一直嘆氣說自己循規蹈矩從來沒有 wild 過的 Ivy,她的經歷和閱歷其實比絕大多數人都精彩。Wild 就不必了,我只擔心她勇字當頭,搏得太盡,衝得太快。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 勇字當頭伍皚婷 (1)